凯发精英体育首页
    凯发精英体育首页

劳伦斯奖留给我们的思考

  • 文章来源:未知 / 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2022-11-11
  •   一年一度的劳伦斯世界体育奖颁奖典礼日前首次来到中国,在上海大剧院,世界顶尖的体育明星聚集于此,一同见证了第16届劳伦斯世界体育奖各个奖项的产生。

      劳伦斯在拉丁语中的意思是“桂冠”,是世界体坛胜利的象征。从2000年创办至今,劳伦斯世界体育奖已走过15年历史。15年间,劳伦斯以它的权威性被世界体坛认可。劳伦斯以世界体育大奖而知名,但它又不单纯是一个世界最优秀运动员的评选活动,它还拥有劳伦斯体育基金会,该组织邀请全世界有影响力的体育明星担任形象大使,鼓励处于弱势的青少年奋发进取。据劳伦斯体育学会主席埃德温·摩西向采访本次颁奖典礼的记者介绍,劳伦斯体育基金会从2000年至今,已募集到逾6000万欧元的善款,用于支持35个国家和地区开展的150个项目,从而给150多万年轻人的生活产生积极影响。

      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中国就开始从体育大国向体育强国迈进。随着国务院去年印发了《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和今年2月27日,中央深改小组通过了《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以及多个推动体育发展的政策的推出,中国体育已进入快速转型期。这个时候劳伦斯世界体育奖颁奖典礼来到上海也让更多人看到了中国体育正在展现的魅力。

      过去中国运动员屡屡无缘劳伦斯奖,也让体育界产生了关于职业体育的思辨。在劳伦斯世界体育学会和那些劳伦斯大使的眼中,中国体育已经走在强国路上,它更需要一种超越胜负、商业的体育价值观。正如劳伦斯学会成员杨扬说的那样:“劳伦斯带给中国的,不仅仅是一场颁奖礼。”

      不考虑特殊奖项,每年的劳伦斯奖会颁出7座奖杯,至今已有上百个运动员或运动团队载誉而归,在本次颁奖之前,与中国有关的仅有3座:两座“最佳新人奖”分别给了姚明和刘翔,再就是参加北京奥运会的中国代表团拿下“最佳团队奖”。一个耐人寻味的事实是,中国在世界大赛上的优势大多在个人项目上,但在劳伦斯的地界却至今未染指过最佳男、女运动员这两顶最具分量的个人桂冠。这一次,在自家门口,事先被认为最有希望获得“最佳女运动员”的我国网球名将李娜再度未能如愿,仅获“特别成就奖”聊以,毕竟这一奖项在劳伦斯历史一共只出现过两次,上一次是颁给惜败于博尔特的菲尔普斯。还有就是颁发给姚明的“体育精神奖”。

      已经退役的李娜、刚刚退役的刘翔、早就退役的姚明,这是过往十余年,中国体育最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三位巨星。而登上劳伦斯奖领奖台的,恰恰也就是这三位运动员,在此之前,姚明和刘翔已分别获得过劳伦斯“最佳新人奖”。

      几年前,记者首次作为劳伦斯奖的初评评委,参加了当年的初评,然而,当结果出来后,记者吃惊地发现,入围的运动员几乎都不在记者推荐的名单当中,在这些名单当中,少有奥运会、世锦赛的金牌得主,而一些并不被中国人熟悉的项目及运动员却占据了这份名单的多数。

      作为体育界的评选,劳伦斯自然有着竞技属性的特征。一项权威的体育大奖肯定要有成绩、金牌作为入选的必需条件,尤其是在“最佳男女运动员”的角逐中,金牌和奖杯是不可或缺的敲门砖。不过要想问鼎最后的桂冠,劳伦斯还有一条更重要的规则——影响力,而判断影响力的标准其实也很简单,那就是职业体育的价值观,而这恰恰是中国运动员最大的软肋。

      劳伦斯奖的十多年盛典明晰地告诉我们,在奥运会之外,世界体坛其实还存在着另一个影响力巨大、受众更广、市场更为开阔的天地。即便是在奥运会彻底向职业体育打开大门之后,依然会有足球这样自愿将自己拒于大门之外的项目,也有网球这样心不在焉的项目。而至今依然游离于奥运体系之外的F1、大帆船、职业高尔夫依旧拥有庞大的受众和市场。

      奥运会金牌的多少并不能撼动欧美发达地区固有的体育价值体系,所以即便是我们在跳水、乒乓球、体操、举重等项目上星河灿烂,甚至不乏林丹、张继科、郭晶晶这样的超级统治者和邹凯这样的奥运金牌大户,也无法在这个舞台赢得足够的承认。这样的项目评选标准也许会让国人心有不平,但“主流”体育项目之所以成为主流,是有其历史渊源和现实合理性的——含金量足、职业化程度高,既能够在竞技舞台上塑造英雄传奇,也能够在经济效益上成为引擎级的驱动力,还能在社会影响上引发蝴蝶效应,这完全符合人类对体育价值的综合评判标准。

      对此,埃德温·摩西有着自己的看法:“中国体育当然还有进步的空间,但它取得的成就并不需要劳伦斯奖才能证明。”在他看来,中国体育的发展并不是单选题,“体育没有贵贱之分,我也不认为它分为精英体育和大众体育。所有的体育项目有同一个伟大的使命——创造希望,改变世界,把人们团结起来,让你变得更好。”

      世界田径名将迈克尔·约翰逊则认为,劳伦斯奖来到中国并不是证明精英体育的价值,“这一奖项的影响力在于让更多年轻人参与体育,从这点上来说,中国与世界其他地方没有太大差异。”

      正经历快速转型期的中国体育也需要更加多元化的规划。“劳伦斯也希望和中国体育发展结合起来,不单单是颁奖,还有促进体育发展、体育慈善的规划。”摩西表示,“中国是一个庞大的国家,体育的多元化发展才会带来更大的市场和更积极的社会效应。”

      中国竞技体育在近30年实现了跨越式发展。如今,一方面,抛弃“唯金牌论”的呼声越来越高,发展体育产业、促进全民健身已成为社会广泛共识;另一方面,在很多人看来,中国人该在“精英”项目上有所建树了——高尔夫球、网球、F1、航海、汽车拉力赛,什么时候这些赛事里开始频繁出现中国人的身影了,中国体育才能更加令外人刮目相看。从这层意义上讲,劳伦斯其实可以作为一个职业体育的努力方向。

      作为多年在国际体坛摸爬滚打的中国体育标志性人物,林丹给出的建议是:眼下我们不要在意得不得奖,但必须看重劳伦斯,因为相比国内以金牌数量来衡量一个运动员优秀与否的老模式,劳伦斯奖代表着一种更权威、客观地衡量运动员价值的形式。(本报记者王东)